您的位置: 首页 >学史一得>学生作品>详细内容

学生作品

试探究无罪推定原则于人权保障的重要性

来源:辽宁省大连市一0二中学 发布时间:2019-09-06 20:08:02 浏览次数: 【字体:
摘要:无罪推定,是指任何人在法院判决有罪之前,应被推定为无罪。该原则自1764年由贝卡利亚在《论犯罪与
刑罚》中提出后,被大多数国家接受,更在人权保障方面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但在司法实践中,司法人员常
常在先入为主的情况下认为被告有罪而做出不公正的判决,侵害了嫌疑人的人权;在将案件误判之后,对本是清
白无罪的被告人所做出的强制措施也再一次侵害了被告人的人权。由此可见,如何使无罪推定不仅停留在抽象的
原则,而是应用到实践中去,应是我们一直探讨的问题——因为保障人的基本权利有着毋庸置疑的重要性,而我
们不得不承认,无罪推定与人权保障是紧密相关的。
关键词:无罪推定原则;疑罪从无;人权保障;程序正义
一、无罪推定的核心实质
(一)无罪推定原则的内涵
《世界人权宣言》在第十一条第一款是这样解释无罪
推定原则的:“凡受刑事控告者,在未经获得辩护上所需要
的一切保证的公开审判而依法证实有罪以前,有权被视为无
罪。”该条款即指任何人在被证实或定罪之前,都应当被认
为是无罪的。这一原则不仅能够保证被告人的人身安全不受
到侵害,与此同时还极大地保障了被控告者的人身权利。
(二)无罪推定原则的价值
在笔者看来,无罪推定原则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
方面。其一,无罪推定原则可以保障司法执法的公正性。在
司法过程中,司法人员常常先入为主的认为被告人有罪,侵
害了被告人的人权。而无罪推定原则的有效实施,则能够使
疑罪从无的观念渐渐渗入司法人员的思想之中,并运用于实
践。无罪推定原则有效规范了司法人员的审判行为,同时也
能够让控方在搜寻有力证据时能够采取正确措施,以免因重
大失误导致有力证据的失效。从一个层面来看,控方对证据
的正确搜查,降低了对被告人的不合理推测的可能性,减轻
了在非法证据面前对被告人的伤害,极大地保障了被告人的
人权。另一个层面上,在对被告人的审判过程中,司法人员
对无罪推定原则的贯彻落实也极大的保障了被告人的权利。
可以说,无罪推定原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司法执法公正的同
时,也加强了对被告人权利的保障。
其二,无罪推定原则具有保障疑罪从无有效实施的价
值。疑罪从无是指在刑事诉讼中,司法机关对被告人的犯罪
事实不确定,犯罪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是不能够追究其刑
事责任的,并且需要作出不起诉的决定。这与无罪推定原则
在本质上是相同的。二者都保障了被告人的人权。在司法实
践的过程中,司法人员的执法、判决、裁决等往往都蕴含着
疑罪从无的思想,事实上也是在实践着无罪推定原则。《中
国司法领域人权保障的新进展》的白皮书中也明确做出了表
示:“中国贯彻疑罪从无原则,积极和纠正冤假错案。”这
对于在我国实施疑罪从无原则、保障被告人人权都是十分有
利的。一方面,在审理案件时,由于证据的不充分或对非法
证据的排除,被告人可以自证清白、获判无罪;另一方面,
疑罪从无原则也能够减少冤假错案的发生。这两点,无一不
保障着被告人的基本权利。因此,我们可以说无罪推定原则
在肯定疑罪从无的同时,再一次的保障了被告人的人权。
其三,无罪推定原则可以保障被告人的人权。1966年联
合国通过的《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其他国际
性法律文件的规定,无罪推定原则本身已经成为了一项基本
人权。2当公民被认为是嫌疑人时,无罪推定原则就派上了用
场:任何人不得轻易认为被告人有罪,司法机关更能简单地
判决被告人有罪,更不能以严刑逼供、诱供等手段逼迫被告
人认罪,因为这都极大地侵害了被告人的权利;除非司法机
关提出充分确凿的证据证明被告人有罪,任何人都无法认定
被告人有罪。所以说,无罪推定原则的有效实行在一定程度
上保障了被告人的人权。
综上所述,无罪推定原则的每一点价值或多或少地保障
着被告人的人权。因此我们说,无罪推定原则与保障人权是
紧密相连的。
(三)无罪推定原则的发展
早在古罗马法中就有如下记载:“有疑,为被告人的利
益。”而近现代的法学家贝卡利亚在其《论犯罪与刑罚》中
写道:“在法官判决之前,一个人是不能被称为罪犯的。只
要还不能断定他已经侵犯了给予他的公共保护的契约,社会
就不能取消他的公共保护。”2这就明确地指出了无罪推定
原则的实施原因。之后,无罪推定原则又被写入《世界人权
宣言》这一关于人权的国际性文件,这再一次肯定了它的价
值,也为保障人权打下了基础。随着黑人平权运动的有效推
进和平权法案的颁布,加之各国的法律中对无罪推定的不断
补充与完善,无罪推定原则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认可。
二、无罪推定原则在我国的发展
(一)无罪推定原则在我国实行的必要性
《唐律疏议》中规定:如果证据不足,被告的挨打能力
又强,则原告要坐牢,被告要“疑罪从轻”。1这就是在我国
古代的立法中出现的最早的无罪推定原则的雏形。而《唐律
疏议》作为我国古代成文法的代表之一,就已经规定了当对
案件存疑时,应当对被告人进行从轻处理。疑罪从轻,即指
罪行的事实与相关证据有可疑之处,应当对嫌犯从轻判处。
所以说,我国古代的法律中也有疑罪从无的“影子”——在
证据并不确凿的情况下,办案人员担心无罪判决会将杀人凶
手放归江湖,只好把被告人视为有罪,但为了保留挽回的余
地,便将刑罚判得轻一些,这便有了疑罪从轻。疑罪从轻原
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结果正义,然而也不可避免地伤害了
被告人的人权,无法保证程序的正义性。
佘祥林案就是很好的例子。1994年1月2日,佘祥林的妻
子——患精神病张在玉失踪,其家人便怀疑张在玉系被丈夫
杀害。佘祥林于4月28日因涉嫌杀人被捕,后被原荆州地区
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然而,
在1998年9月22日的终审判决中,佘祥林却仅仅被判处了15年
有期徒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法律法规中关于
故意杀人罪的规定,如果佘祥林真的如同本案在侦查过程中
获悉的情况一样,残忍地杀死了自己患有精神疾病的配偶,
显然其至少被判处无期徒刑、死缓甚至死刑;但是,第一次
审判过程中已经做出的死刑判决,却在第二次庭审中遭到推
翻,改判为15年有期徒刑。假如本案事实清楚,这显然是不
合理的判决。
当然,我们知道的是,在佘祥林饱受牢狱之苦的十一年
之后,佘妻张在玉突然现身,证实了佘祥林的清白无辜。我
张宏坚
试探究无罪推定原则于人权保障的重要性
案 例 AN LI
2018. 1(下) 现代国企研究213
案 例 AN LI
们往往还要“感谢”当初的错误判决,至少让佘祥林避免了
呼格吉勒图那样含冤死去的悲剧结局。但回顾当初的判决结
果,一个事实浮出水面:当年审判人员并非不知证据证明力
不足、证据链存在漏洞,但仍然做出了有罪的判决,又为了
“留有余地”、避免管辖权移交等目的而决定从轻判决。佘
祥林案中的“疑罪从轻”思想得到了十分有代表性的表现,
它使我们认识到,疑罪从轻比起疑罪从有,确然减轻了对被
告人的人权侵害,但仍然对其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巨大伤害;
要想进一步保障被告人的人权,推进无罪推定原则的实行势
在必行。
(二)无罪推定原则在我国的实施现状
无罪推定原则自正式确立以来,已被全球各国以不同
程度、不同方式地广泛应用到刑事案件的审判中,保障着被
告人的权利。但我们也必须承认,无罪推定原则在我国的实
行仍存在一定困难。如上文提到的佘祥林案,佘祥林在证据
不充分、事实不明确的情况下就被判处了15年有期徒刑;显
然,司法人员当时的审判过程中并未贯彻落实无罪推定原
则。当下,我国在司法实践中仍然不可避免地存在疑罪从轻
的现象,但也正不断向实现无罪推定的方向努力前进。
(三)无罪推定原则在我国的进一步应用模式
前文提到,我国在发展和完善法律体系、贯彻落实无罪
推定上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笔者认为,要想使得无罪推定
原则在我国得到进一步的应用,至少需要做到以下三点:
第一,需要在民众中普法。让民众明白犯罪嫌疑人不等
同于罪犯,就意味着无罪推定原则的广泛传播与深入人心。
同时,也能够使被告人理解无罪推定原则,意识到它的重要
性,能够在必要时刻应用无罪推定原则,保障自身人权。
第二,需要在司法人员、执法人员中普法。司法、执法
人员在工作中往往能够意识到证据不充足、事实不清楚的问
题,但出于其天然的权威感,加之民众予以的近乎盲目、不
敢对抗的信任,他们给自己的容错率极低,下意识地排除了
被告人无罪的可能性,而以证其有罪的方式强行补足证据。
让司法执法人员意识到这一盲区的存在,便能有效避免先入
为主地认为被告人有罪的情况,也能够一定程度上降低冤假
错案的发生率,于是,我们关于无罪推定的实施想必能够更
上一个台阶。
第三,无罪推定原则需要法律的进一步完善来作为保
障。虽然我国近些年不断修订程序法,努力推进程序正义与
无罪推定的实行,但对之加以的强制力、约束力仍有待提
高,司法实践中常出现“依旧例”的情况。只有让法律的约
束力不断加强,在进一步完善程序法的同时也细化实体法中
的规定,才能在更高程度上保障无罪推定原则的实施,以此
保障被告人的人权。
三、人权保障与无罪推定
(一)人权保障的价值
人权即指人的基本权利。每个人都应受到合乎人基本
权利的对待,这便是人权保障的目的。而法律规定的是与人
及其构成组织、国家等相关的权利义务的关系,因此,法律
与人权的保障确乎是密不可分的。在人们的合法权益受到侵
害时,有权拿起法律武器,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
益,保障自己的人权。
(二)程序法中保障人权的规定
自然,所有的法律法规都可以说与保障人的合法权益息
息相关;但将目光聚焦至程序法,并将客体由“人的合法权
益”范围缩小至“人的基本权利”,内容就明确了起来。在
司法实践中,为了保障被告人的人权,法理上向来推崇程序
正义的原则。我国在2012年修改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时,
明确规定了犯罪嫌疑人在第一次接受讯问或被采取强制措施
之日起就有委托辩护人之权利等内容,这就增强了程序上的
正义性。我国刑诉法中不能仅依当事人陈述判决嫌疑人有
罪,必须要有另外补强证据的规定,也是遵循无罪推定与程
序正义原则来保障被告人权的重要体现之一。
(三)人权保障与无罪推定的关系
无罪推定原则的实行必将带动对人权的保障,而对保
障人权的日益重视也必将带动无罪推定的实施与发展。辛普
森案件中,被指控杀妻的辛普森因为无罪推定原则而获无罪
释放。而与此相似的被指控杀妻的佘祥林却不同,被判处15
年有期徒刑。正是无罪推定原则使得两个同样证据不足的案
件走向迥异。该原则的实行,必将带动人权保障的进一步发
展;而随着人们对人权的认知加深,对自身权益的了解增
多,在司法过程中,人们对无罪推定原则的呼声必将越来越
高。二者相互联结,相互促进。息息相关,密不可分。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无罪推定原则对于被指控犯罪的
嫌疑人来说,不仅是对其诉讼权利的维护,更是对基本权利
不可退让的人权保障。“宁可放过一千,不可错杀一个”的
思想是推动无罪推定原则走向实践的有效途径之一,而在司
法实践当中,因司法人员主观上的错误观念使得冤假错案发
生率上升,不仅侵害了嫌疑人的合理权利,还降低了司法公
正的可信度。因此,无罪推定作为法理上的重要原则之一,
应当寻求更好的司法化模式,从而方能进一步保障被告人、
犯罪嫌疑人的基本权利。
参考文献
[ 1 ] 南云楼. 无罪推定是对公民权利的基本尊重[ N ] . 深圳特区
报,2016/11/18.
[2]钱远坤.论无罪推定原则[M].中国政法大学.
[3]王勇.无罪推定及其历史发展[J].天津市经理学院学报,2014(3):25-26.
[4]张小海.无罪推定权利论[J].中国政法大学.
[5]朱宗杰.在人权保障视野下论无罪推定原则[J].人权,2011(1):23-27.
(作者单位:辽宁省大连市一0二中学)
作者简介:张宏坚(2000~),女,就读高中学校:辽
宁省大连市一0二中学。
试探 无罪 推定 原则 人权
分享到:
【打印正文】